一 末法众生,疑惑佛经

我们生逢末法时代,距大圣遥远,常常感慨:

佛在世时我沉沦,佛灭度后我出生;
只因此身多业障,不见如来金色身。

我们看不到世尊慈悲的容颜,佛法流传的盛况;听不见世尊微妙的法音,众生得度的欢呼;读不懂浩瀚如海的大藏,古老深奥的梵文。

因此常常有人会疑问:

佛法历经几千年的传扬,从印度到西域,从西域到中原;从梵文到中文,从古文到现代文。一代又一代的传播,一次又一次的形式变化,佛陀当年的讲法,是否也随着因缘环境的不断改变,渐渐失去真实呢?

佛经是佛涅槃后所结集,早期口耳相传,直到贝叶经开始,才有了文字记载;传入中国时,又经过梵汉的转化。种种的改变,自然会有各种疑虑。

然而,佛说法度生,真的是用梵语吗?
佛的语言在时空的转换中,是否会改变佛法的真谛?
要理解佛法,获得真实利益,只能通过语言文字吗?
我们如何能听见佛的音声呢?

佛经多由梵文翻译,有人就认为梵语是佛说法的语言。其实不然,佛陀时代,印度无数小国,起起灭灭,各种语言在此聚集,语言众多,可谓是“世界之冠”。

梵语是佛陀出生前流行的雅利安人语言,到了佛陀时代,梵语已不流行,因国家众多,为了互相交流,有一种通用语言——雅语,相当于现在的“普通话”。

梵语其实是公元前四世纪复兴的,被古代学者用来记录经典,形成了佛经。

那么佛说法到底是用什么语言呢?

二 一音演说,悉令解脱

佛说法不管用什么语言,众生都能听懂,获得利益。

佛说一种语言,不要翻译,自成一切语言,各国人都能懂:中国人听,就是汉语;日本人听,就是日语;英国人听,就是英语;法国人听,就是法语。

乃至六道众生,无论是天人,还是畜生,一样能听懂佛语。要不然佛到天上、龙宫弘法,如何在人间找翻译呢?

甚至十方世界一切众生,只要因缘成熟,都能听懂佛语。

《梵摩喻经》中说:

每大说经,二十四天、梵释四王、日月星宿,其中诸神、帝王、臣民、地祇、海龙,皆来稽首,各自听经,经声入耳,心各解了,如其种语也。

音者,饮也。佛的音声,众生听之如同饮水,冷暖自知,自得其中利益。

音者,隐也。佛境界不可思议,音声之中藏有圆满功德。一种音声,隐藏无尽音声。众生不同,所听音声,自然获利。

故佛说法不是用世间的任何一种语言,却涵盖了一切语言,超越一切语言。佛是以一音演说法,如《维摩诘经》中所说:

佛以一音演说法,众生随类各得解;
皆谓世尊同其语,斯则神力不共法。
佛以一音演说法,众生各各随所解;
普得受行获其利,斯则神力不共法。
佛以一音演说法,或有恐畏或欢喜;
或生厌离或断疑,斯则神力不共法。

三 解脱一味,独为我说

解脱一味,众生有别

众生根机、因缘不同,听到佛的音声也有不同,体悟也有差别,有的证得罗汉,有的当下证无生法忍。

当年佛在鹿野苑为五比丘说四谛之法,亦有无数天人证得无生法忍;佛说大乘经典时,根机未成熟的罗汉,却如聋如哑。

虽然众生领悟有种种不同,但佛的音声却是一味——解脱味,一乘佛味,只是众生根机千差万别,才有种种利益不同。如《华严经》言:

譬如众水,皆同一味,
随器异故,水有差别。
水无念虑,亦无分别。
如来言音,亦复如是,
唯是一味,谓解脱味。
随诸众生心器异故,无量差别,
而无念虑,亦无分别。

成熟众生,渐令满足

佛的音声是解脱一味,如众生因缘未成熟,佛悲悯众生,为了不让众生烦恼,先说种种方便,慢慢成熟众生善根,故将一乘法分为三乘说。

龙王悲心,要兴降雨时,不会马上降暴雨,而是先起黑云,凝停七日,待人们作务完成,才降微细雨,普润大地。

佛说法也如此,《华严经》言:

先兴法云,成熟众生,为欲令其心无惊怖。待其熟已,然后普降甘露法雨,演说甚深微妙善法,渐次令其满足如来一切智无上法味。

佛心平等,“但以众生根欲不同,所雨法雨,示有差别”。为了成就众生解脱,随众生心,而演出无量法音,不断成熟众生根机,最终走入净土——佛的出世本怀。

佛大悲出世,欲拯济群萌,就是为了“惠以真实之利”,真实之利,则是念佛成佛之大利。

佛法妙音,独为我说

从阿弥陀佛第十七愿成就之时,从释迦佛再返娑婆度生的那一刻,佛为度众生往生净土成佛之心,从未改变,纵然娑婆世界几经成住坏空。

只是众生因缘有异,遇到净土的时节才有千差万别。有些人在佛陀时代,就听到净土之法,念佛成佛了;有的人在佛法传入中国之初,就遇到弥陀,得生净土;我们如今虽在末法,只要遇到净土法门,念佛也必定成佛。

只要遇到了弥陀,就是最美的遇见,一切刚刚好,不早不晚。这是佛独为我们说法的音声。

大梵天王住在梵宫里,只要一说话,一切梵众都能听闻,他们都会生起一念:“大梵天王,独与我语。”

《华严经》言:

如来妙音,亦复如是。
道场众会,靡不皆闻,
而其音声,不出众外。
何以故?
根未熟者,不应闻故。
其闻音者,皆作是念:
“如来世尊,独为我说。”

当我们听闻净土法门,便是我们因缘成熟之时,也要如此思惟:“这是佛专门为我讲的法,法门无量,佛独为我这样的罪恶凡夫说净土之法。”

当我们念着“南无阿弥陀佛”之时,也要思惟:“这是阿弥陀佛独为我修成的名号,是阿弥陀佛独为我说的救度之法。我是弥陀的独子,佛亦独关爱我一人。纵然十方众生不念佛,我也要念佛往生。”

静静念南无阿弥陀佛,是每一个人与阿弥陀佛,独自的私语。

四 响彻十方,穷际三世

音声无量,响彻十方

如今,我们距离大圣遥远,很多人遗憾没有听见佛微妙的法音。

其实,佛的声音从未远去,一直存在。佛的声音,无穷无尽,并不是说佛不说话,声音就停止了;乃至灭度了,佛的声音,依旧响彻十方,法界流传。

因为佛的音声无生无灭,无内无外,无主无作,法尔自然,无量无边,在《华严经》中说佛的音声有十无量:

如虚空界无量,至一切处故;如法界无量,无所不遍故;如众生界无量,令一切心喜故;如诸业无量,说其果报故;如烦恼无量,悉令除灭故;如众生言音无量,随解令闻故;如众生欲解无量,普观救度故;如三世无量,无有边际故;如智慧无量,分别一切故;如佛境界无量,入佛法界故。

所以,在我们的周围,皆是深远微妙的法音,如同空气一样,弥漫着我们的世界。

有弥陀十劫以来,一直未改的呼唤声:“汝一心正念直来,我能护汝。”

有释尊悲切的发遣声:“汝等众生,应当发愿,愿生彼国。”

有无量诸佛的证诚护念声:“汝等众生,当信是《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》。”

佛的声音不只是声音,可以是文字,可以是光明,也可以是形象,一切都是从佛的慈悲中流出。

世间万物,有情无情,皆是佛之化身,时刻都在为众生说法。花开花谢,则是无常的警示;生老病死,则是生命真实的呐喊声。何处不是佛的声音,哪里不是法的足迹。苏东坡曾说过:

溪声尽是广长舌,山色无非清净身。

夜来八万四千偈,他日如何举似人。

佛无时无刻都在演说妙法,八万四千偈的赞颂,一直在传扬,只是在世间匆匆营众务的我们,何时才能听见佛的声音呢?

如果我们用一颗生死之心、出离之心,静静聆听,随时随地,自然听见佛的声音。

当我们看到南无阿弥陀佛六字,念着南无阿弥陀佛,就是听见了佛一切美妙的声音。

法音长存,穷际三世

佛的音声不仅遍布法界,还永不间断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从未改变。

佛的音声,法尔自然,众生因缘成熟,自然听见法音流布。在《华严经》中就说到,当世界将要毁灭时,虚空中会出现四种音声。

第一种音声说:“你们应当了知初禅安乐,远离一切欲念邪恶,而超离欲界。”众生听后,自然成就初禅,舍弃欲界身体,生于梵天。

第二种音声说:“你们应当了知二禅安乐,没有觉观等外来感受,远远超出初禅的梵天。”众生听闻之后,自然就成就二禅,生光音天。

第三种音声说:“你们应当了知三禅安乐,这里大乐遍身,不像二禅的大喜,让心涌动不安!”众生听闻之后,自然就成就三禅,生遍净天。

第四种音声说:“你们当知四禅不动寂静,超出三禅遍净天的大乐境界。”众生听闻之后,自然就成就四禅,生广果天。

如果净土因缘成熟的众生,也一定会听到虚空法界传来诸佛的音声:“归去来兮,魔乡不可停,世界即将毁灭,你们应当知道三界无常,轮回痛苦,要念佛回到西方净土,那里才是你们永恒的故乡。”

那时的众生,只要听见佛的呼唤,听见名号的声音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,当下往生净土。

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是诸佛赞叹宣扬的无量妙音,当世间一切音声,皆悉隐去,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依旧响流十方,诸佛赞颂。

一切众生,无论何时何地,无论看到的文字是什么,听见的音声如何,只要愿生净土,专念弥陀,就是听懂了诸佛的法音,弥陀的妙语。

敬请关注下集《佛陀史》

八音妙响度众生:佛陀音声的功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