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步莲生示本怀

世尊从摩耶夫人右胁出生之时,地上自然长出了七宝七茎莲花,大如车轮,柔软香洁,放出四色祥光。佛轻轻地落在莲花之中,其时天雨妙花,在莲花的德香中,漫天的妙花,也黯然失色了。

莲,高洁离垢,出污泥而不染;莲,不与繁华争艳,隐微潜德;莲,花叶开敷,果在其中,因果同时,妙德难思。莲,微妙香洁之中,具足世间一切美好之德。

世尊乘着阿弥陀佛的第十七愿,从久远不可思议的时空走来,带着极乐净土七宝池莲花的温雅德香,来到娑婆世界,走在导众生归净土的大道上。

没有任何人扶持,刚刚出世的佛,就在重重莲花里,站起来,然后一步一步向四方走去,一步一莲生,每一朵莲花,皆有无量光明。顿时,蓝毗尼园树下,娑婆的大地,宛如极乐世界七宝池,微妙香洁;三界的火宅,也在莲花朵朵中,传来西方净土的清凉风。

其实,在佛降兜率之时,净饭王的王宫中,池中也盛开了大如车轮的千叶白莲。世间之莲,不过十瓣;天上莲花,有百层花瓣;唯有净土莲花,才是重重无量。

原来,世尊未降生时,就将净土的法音,以莲花的微妙香洁,展现人间,含藏着出世的本怀——让一切众生,皆能念佛归净土,莲花化生。

生生演绎愿不虚

不仅是佛有步步莲生的示现,在救度众生的修行路上,很多大菩萨也有一步一莲花的祥瑞,彰显着佛菩萨乘愿遍至十方,广度众生,自在无碍,清净无染。

当然,不是所有的古佛都是以佛身出现于世。他们为了随顺众生,以种种形象,于种种时空,大悲出现于世。

过去久远无量劫前,波罗奈国有一梵志,居住仙山中,常年小便的石头,也有了精气。有一天,一只雌鹿经过石头处,便有了身娠,日满月足,生下一女孩。

莫高窟 鹿母夫人生莲花(经变故事)

莫高窟 鹿母夫人生莲花(经变故事)

这个女孩相貌端正殊妙,却长了一双鹿脚。梵志看到后,就收留她。鹿女所走之处,皆会长出莲花,像世尊出世一样,一步一莲生。

鹿女平时帮侍奉火焰的养父照管火,有一次不小心,火灭了。她非常恐惧,害怕养父发怒,就到另一梵志处求火种。梵志看见鹿女所到之处,皆生大莲花,便对鹿女说:“你绕我的屋舍走七圈,便给你火种。回去时,也要绕七圈,但不要走在原来的足迹上,走不同的道回去。”

鹿女立即按照要求,取火种离开。

这时,梵豫国王出行游猎,见到梵志屋舍周围有十四重莲花,往返两条道路上,也都有两行莲花,惊讶不已,便问:“这是陆地,没有水池,为什么会有如此美妙洁白的莲花呢?”

梵志如实回答,国王知道了鹿女的神奇,便追着莲花踪迹,找到了鹿女。看到端正妙好的鹿女,便向梵志求娶。

就这样,鹿女被立为第二夫人。不久,有了身娠,相师占卜说她将来会有一千个儿子。大夫人知道后,心生忌妒,处心积虑,谋划着如何陷害鹿女。

鹿女将要生产时,大夫人假惺惺地去服侍,其实准备狸猫换太子,当然她不是用狸猫,而是用臭烂的马肉干。

鹿女生产时,生下的不是太子,也不是公主,而是一朵千叶莲花,只不过她的眼睛被布蒙住,当她解开布看到的,却是被大夫人偷梁换柱的臭烂马肉干。

而她生下的千叶莲花,已被装入盒子,弃入河中,正随着河水,漂向远方……

这个载着莲花的盒子,刚好被出行游玩的乌耆延王看见,派人打捞上来一看,是一朵千叶莲华,仔细一看:每一花瓣上都有一个小儿。他便带回国,精心抚养,皆成智慧勇猛、力量无穷的王子。

原本弱小的乌耆国,因为有了一千位勇猛的王子,也变得强大了。以前每年都要向梵豫王进献贡品,此时诸位王子提议:“有我们其中一人,都能降服天下,何况有我们一千兄弟,为何还要进贡他国?”

于是,一千王子立即率领军队,准备征服天下。一路轻而易举攻占各国,来到梵豫王国,国王寻求勇士对抗,无人敢站出来。

这时鹿女夫人却站出来说:“只要筑一座百丈之台,我坐在上面,必定驱除敌军。”

当一千王子将要举弓射箭,他们的手自然不能举起,心中诧异。鹿女夫人说:“我是你们的母亲,你们不能杀害母亲。”

一千王子问:“怎么证明你是我们的母亲?”

她从容回答:“我如果挤乳,每一乳会射出五百道乳汁,分别射入你们的口中,这证明我是你们的母亲。”

果然,当她挤出乳汁,有千百道乳汁,分别射入一千王子的口中,而其他士兵,却没有一个得到的。他们立即降伏,向父母亲忏悔。

至此,母子相认,两国结盟,不再战争,分别统管阎浮提,各自养育五百王子。

又是什么因缘,鹿女前身居然生在鹿腹中,足下能生微妙莲花呢?

过去世时,鹿女出生贫贱之家,一次与母亲在田中锄谷,看见一位辟支佛托钵,她们准备回家取饭食供养辟支佛。母亲回家取饭食,女儿便拔草为辟支佛设趺座,还将鲜花洒在上面,请辟支佛入座。

等了很久没看到母亲取食回来,鹿女便登上高处,对母亲喊道:“为什么不快点?您要像鹿一样跑过来。”

母亲到后,还嫌母亲动作迟缓,埋怨地说:“我生在你身边,还不如生在鹿身边。”

辟支佛用食后,飞到虚空中,做了十八种变化。母亲十分欢喜,发愿:“愿我将来常生圣子,皆像辟支佛一样。”

因为这一因缘,母亲后世中生了五百个儿子,都证得辟支佛果(那一世,她们一作养母,一作亲生母亲)。

而女儿因对母亲说话不敬,要求母亲像鹿那样跑,因此这一世投生鹿腹中,脚像鹿脚。又因采花供养辟支佛,这一世便能步步生莲。

莫高窟第85窟 南壁右上角·鹿母夫人

莫高窟第85窟 南壁右上角·鹿母夫人

这一世的梵豫王,是当时母亲转世;鹿女则是当时女儿转世;一千王子,则是贤劫千佛。

释迦佛是贤劫千佛第四尊佛,亦是当时一千王子之一;净饭王则是当年的母亲;摩耶夫人是当年的女儿。原来摩耶夫人,为千佛之母,早已证得解脱如幻三昧,为了启发众生人生的真相,也曾示为鹿女之身。

世尊出世,十方各走七步,步步莲生;摩耶夫人供养鲜花,得步步生莲之果,无不是佛菩萨慈悲的示现。他们用种种的演绎,为我们演出因果的不虚,愿力的真实。

念念莲成归净土

其实,无论是释迦佛,还是十方诸佛,他们皆从西方极乐宝莲之中而来,乘着弥陀的愿力而来,来演说弥陀微妙的法音,彰显名号无量的功德,救度一切苦难的众生,包括我们。

《无量寿经》中言:

众宝莲华,周满世界。一一宝华,百千亿叶。其华光明,无量种色,青色青光,白色白光,玄黄朱紫,光色赫然,炜烨焕烂,明曜日月。

一一华中,出三十六百千亿光;一一光中,出三十六百千亿佛,身色紫金,相好殊特;一一诸佛,又放百千光明,普为十方说微妙法。如是诸佛,各各安立无量众生于佛正道。

原来极乐世界有无量的莲花,莲花各出无量的光明,每一道光都有一尊佛,这些佛都去十方世界,说微妙法——能够使罪恶生死凡夫当生解脱生死轮回、往生净土、快速成佛之法。

释迦佛亦是如此,从极乐世界莲花之中,来到娑婆,为我宣扬弥陀微妙之法。如今,我们听闻名号,念出一句南无阿弥陀佛,亦是一朵千叶莲花,是“人中芬陀利华”,将来“当坐道场,生诸佛家”。

而诸佛之家,就在极乐净土,如《楞伽经》中言:

十方诸刹土,众生菩萨中,
所有法报佛,化身及变化,
皆从无量寿,极乐界中出。

我们的故乡亦在极乐,如今虽不能一步一莲生,只要称念弥陀,极乐宝池中,便会盛开一朵刻着我们名字的莲花,正是:

此界一人念佛名,
西方便有一莲生。
但使一生常不退,
此花还到此间迎。

念着弥陀的名号,安心、安稳、安全,在阿弥陀佛光明摄取中,已非娑婆久客,已是极乐嘉宾。只要静静等待,阿弥陀佛带着那朵属于我们的莲花,接引我们回到净土故乡,莲花化生,花开见佛,速成正觉。

将来,我们也能乘着弥陀愿力,从极乐宝莲中,游化十方,示现成佛,步步莲生,说微妙法。